欢迎访问历史老师网!微信公众号:lishilaoshi

[刘邦的野史]为什么西汉开国的第一侯刘邦要选他痛恨的张良

时间:2020-02-08 10:45:00编辑:历史老师网

  汉高祖六年(公元前201年),农历庚子年。汉帝刘邦在洛阳南宫接见张良。

  去年的朝议,作出了定都关中的决定,只是因为项羽的一把火以及后来一系列战事的破坏,关中的秦代旧宫殿成为一片废墟,因此刘邦指定萧何主持建设汉帝国的新都,新都建成之前,刘邦暂居洛阳,处理日常国事。

  张良的身体一直不好,战争结束以后,刘邦入都关中,天下初定,张良便以修炼成仙法术为借口,有意逐步退出政坛,当然,完全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,张良所能做到的,是从刘邦的军师这一角色换成了天子宾客。

  “朕在楼阁复道上,望见功臣们围坐在沙地上有所争论,子房可知他们在说些什么?”

网络配图

  “陛下原来不知,他们要造反!”

  “这天下刚安定下来,他们造哪门子的反?”

  “陛下现在已经贵为天子,韩信、英布、彭越那几个战功显著的,战争结束后也都封了王爵。但是剩下的功臣,不知道陛下将如何对待呢?”

  “这个,自然是论功行赏!”

  “问题就处在这论功行赏之上,功臣们都在寻思,从前他们立下的战功,陛下是否还记得?万一陛下忘却了往日的战功,却记起了从前俄而犯下的过失,那么他们该怎么办呢?”

  “他们过虑了,朕岂是以怨抱德之人。只是功臣人数众多,需要时间计算功劳,按功勋大小来划分封地罢了。”

  “但是时间拖长了,功臣们的疑虑,就会越来越多。”

  张良的话击中了刘邦的心思,大汉开国以来,为了论功行赏问题,群下议论纷纷,总是激愤不平。

  张良是豁达的,刘邦曾打算把齐地三万户封给张良,张良回答说,“我和陛下在留县这个地方认识,不如封我为留侯(留县至明代沦入微山湖),留个纪念吧!”

  但不是人人都有张子房的修养和觉悟,更多人汲汲于利益得失,结果在比较中心理难免不平衡。尤其当萧何受封为酂侯时,引起了功臣们的非议。

  “萧何只是呆在后方摇摇笔杆,写写文书,凭什么户数那么多?”

  刘邦解释说:“你们知道打猎这回事吗?猎人放出猎狗,追逐野兽,那么是猎人功劳大呢?还是猎狗功劳大。”

网络配图

  大家当然说猎人功劳大。

  “正是如此。诸位只是猎狗而已,但萧何的功劳却相当于猎人。”

  刘邦的解释虽然一时压住了不满但并没有真正说服众人。因为刘邦的比喻显然不通,在众人看来,萧何和他们一样,也是猎狗,刘邦才是猎人。所以对刘邦抬举萧何的不满,依然埋藏在功臣心中,合适的机会到来,再度爆发。

  虽然不少人已经封了侯爵,有了领地。但是更多的功臣还在焦急的等待之中,人心躁动……

  “的确如此,子房可有良策为朕解忧?”无计可施的刘邦只好向张良询问。

  “办法还是有的,但不知道陛下愿不愿意做?”张良说,“请问陛下平生最痛恨之人是谁?”

  刘邦思索良久,回答说,“是雍齿!”

  雍齿何许人也?江苏沛县人,刘邦的老乡,第一批参加革命工作的老同志,刘邦拿下丰这个地方后交给此人驻守,不料他转身就翻脸叛变,令尚处于起步阶段的刘邦处境尴尬,心情也极度郁闷,从此对雍齿痛恨无比。

  有道是城头变幻大王旗,雍齿毕竟是个聪明人,他很快发现天下大势,正向利于刘邦的方向转变,于是转身杀了个回马枪,又投奔到刘邦旗下。

  刘邦看见雍齿,恨得直咬牙,但当时正值用人之际,刘邦只能按下心头杀意,量材使用。

  “请先封雍齿为侯吧!”

网络配图

  刘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如果连雍齿这样的人都能封侯,其他的将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!”

  刘邦仔细揣摩张良的用意,终于放下心头的屠刀,同意封雍齿为侯。

  “可以封雍齿为侯,不过他的封地,不能在中原!”

  雍齿的封地,最后划定为什邡。什邡在蜀地,今四川西部,因雍齿的缘故,如今也被称为雍城。雍齿在什邡安乐地活到惠帝时代,比刘邦还多活了若干年。

  王安石有诗曰:“汉业存亡俯仰中,留侯于此每从容。固陵始义韩彭地,复道方图雍齿封。”说的就是张良的这一次献策。刘邦依计行事,果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,争论渐渐平息,人心得以安定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